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古诗词大全古诗词

正宫·醉太平·叹世

张可久【元曲精选】

简介人皆嫌命窘[一],谁不见钱亲?水晶环入面糊盆[二],才沾粘便滚[三]。文章糊了盛钱囤[四],门庭改做迷魂阵[五],清廉贬入睡馄饨[六],葫芦提

人皆嫌命窘[一],谁不见钱亲?水晶环入面糊盆[二],才沾粘便滚[三]。文章糊了盛钱囤[四],门庭改做迷魂阵[五],清廉贬入睡馄饨[六],葫芦提倒稳[七]。

注释

  [一]命窘:命运艰难困苦。

[二]水晶环:喻洁白聪明的人。面糊盆:喻一塌糊涂、十分肮脏的社会。

[三]粘:指污浊肮脏的社会风气。滚:喻圆滑世故、同流合污。

[四]“文章”句:言把知识作为赚钱的手段。文章,这里指才能和知识。

[五]“门庭”句:意指为了钱可以干出男盗女娼的丑事。门庭。犹言“门第”。迷魂阵,指妓院。

[六]“清廉”句:言为了钱可以颠倒黑白、混淆贤愚。睡馄饨,喻糊涂人。

[七]葫芦提:糊涂。亦指代喝酒。

赏析

  张可久叹世,是感叹世人在钱的面前所暴露的种种丑态。不重人情而以钱为亲,已令人慨叹;且又以文章为名而汲汲金钱,那就完全沦为钱的奴仆而丧失读书人“无恒产而有恒心”的本色了。更有甚者,不仅自己贪钱敛财,反而嘲弄不愿同流合污的清廉者,这就更使清廉者寒心了!作者揭露这种黑白颠倒的世情丑态,不愿随波逐流,却又无力回天,只能借助酒葫芦佯装糊涂,这样似乎还能求得所谓的安稳。

这首小令语言诙谐 、形象生动,无情地揭露、讽刺了社会上种种可笑可恼的现象,令人读来忍俊不禁。

这即是愤世嫉俗之言,也是消极反抗的表示。在元代许多作品中都有类似的表现。曲中的形象比喻和通俗语言,体现了张可久曲词的清丽、通俗的风格。

很喜欢! ()